| 加入桌面
 
 
 
  • 2017-06-07鲍勃·迪伦诺奖演讲:这三本书影响了我一生的创作
  • 2017-06-07当诗成为音乐,当图书成为武器
  • 2017-06-04张杰诗歌朗诵会暨研讨会在河南师范大学成功举办
  • 2017-06-041940,美国文坛损失惨重的黑色周末
  • 2017-06-03《你杀不死一只老狐狸》:绝境中突围的战地传奇
  •  
  • 2017-06-02同为陕西文学,《白鹿原》和《平凡的世界》有何不同
  • 2017-05-31斯蒂芬·金的《它》:这本恐怖小说其实是文学课?
  • 2017-05-27一个天生反“政治正确”的老太太是什么样子的?
  • 2017-05-23新版《镜花缘》:一个唐代书生的奇幻漂流
  • 2017-05-22关于人工智能写诗,诗人们都怎么看?
  •  
  • 2017-05-22王晓渔:“先锋派”如何避免成为“冲锋队”?
  • 2017-05-22语文老师:小学生作文套路多,8岁孩子下笔就写“我这一生”
  • 2017-05-21老树谈新作:不想过多解释作品,一说出就变鸡汤了
  • 2017-05-21王安忆论汪曾祺:他已是世故到了天真的地步
  • 2017-05-21张建华评《娜塔莎之舞》︱俄罗斯文化的婆娑丽影
  •  
  • 2017-05-21戴潍娜:诗歌应该从幽微的美学走向透明的公共思考
  • 2017-05-21德文直译版《悉达多》面世:一首印度的诗
  • 2017-05-21阿赫玛托娃自述:诗歌就是我与时代和人民的联系
  • 2017-05-21曹植七步赋诗,诗从何来,故事是否真实可信?
  • 2017-05-21江晓原:因为《黄面志》,“伦敦的夜晚变黄了”
  •  
  •  
    推荐图文
    推荐资讯
    点击排行